2018-10-23来源:萨尔乡新闻网

在公映前就被誉为“年度华语惊喜”的电影《嘉年华》11月24日终于在全国院线与观众见面了。诚然,该影片的备受关注离不开它金马奖提名最佳导演、最佳女主角;入围威尼斯影展并一举拿下安塔利亚金橘电影节最佳影片、最佳女主角两项大奖。但更为人关注的是题材本身:中国应当有中国的《熔炉》和《素媛》。当然,不指望它能像《熔炉》那样对社会起到什么变革作用,但只要它能被公众注视到,能引起人们更多的思考,这也就足够了。难得的题材加上冷静的拍摄手法,令不少观众在映后评价这是一部既有勇气又有力量的女性电影。《嘉年华》通过两个女孩的故事线,聚焦未成年少女在成长过程中遭遇的社会困境和恶意。导演文晏曾为刁亦男执导的《白日焰火》担任制片人,《嘉年华》的故事构思来源于她曾读到的许多社会新闻案例。文晏说,同为女性,自己也曾为那些受害者触动、难受,但思考之后,还是决定用一个旁观者的视角去讲述故事,“在这部电影中性侵案件只是一个载体,更重要的是案件所辐射出的诸多社会问题,包括女孩成长所面临的逆境,以及社会对女性的偏见。”故事本身是残酷的,但文晏却选择用明亮的色调与克制的手法进行展现,因为在她看来,无论现实有多残酷,女孩们的心中总有一片净土、一个童话世界。在导演文晏心中,玛丽莲梦露不止于一个性感符号,也是白衣天使——影片的英文名Angels Wear White。电影中反复出现巨大的梦露雕塑,鲜红的趾甲和飞扬的裙袂美得成熟风韵,也因此,小米(文淇饰)拿着手机拍下梦露细细端详;深夜,小米悄悄撕下梦露腿上的小广告;最后,小米穿着和梦露一样的白纱裙,逃离原本要“服务客人”的肮脏房间,骑着摩托车奔赴未知的未来。而真实生活中,梦露对应的是小米的同事莉莉,那个一次次为男友牺牲的漂亮姑娘。影片最后雕像的拆除和小米的出逃对应的是小米放弃了成为下一个莉莉的可能,她从对莉莉的爱慕追随到穿上莉莉的裙子戴上莉莉的耳环,再到骑着莉莉车出逃,小米的内心有一部分还是属于梦露和莉莉,她希望保有那种对异性神秘的吸引力,却又不希望以此作为自己活着的代价。小米在高速路上开着电动车的画面让人想起那些法国新浪潮电影和台湾文艺电影里青春的影子。

编辑:
关键词:手机赌博几万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