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23来源:曲家店乡新闻网

众所周知,二战期间,中美乃是盟国,美援对中国抗战之胜利有很重要的作用。但另一方面,美国政府当日对中国战场的漫不经心,亦曾给中国抗战制造过相当多的麻烦。这些麻烦里,以两宗为最大。其一是“租借法案”提供给中国的物资援助,不愿体谅中国实情,合作办法有误,而致中国通胀急骤暴涨。此节,《短史记》之前已有略述。其二,则是因本国微末私利,而粗暴强迫国民政府交出最高军事指挥权,使中国抗战前途,几乎濒临崩溃。史迪威应为缅甸战役失败负主责时为1944年7月初,美国总统罗斯福突然致电蒋介石,要求其将史迪威自缅甸召回,“以统率全部华军及美军”。据罗斯福解释,其动机,是欲挽救中国战事免于崩溃。一位盟国领袖要求另一盟国交出全部军队指挥权,在近代世界史范畴,实属罕见;况且,尽管当日中国面对日军“一号作战”,呈节节败退之象,但亦未至崩溃之局。罗斯福此举,带给蒋介石的突兀与震惊,可想而知。蒋介石接获该电报,正值抗战7周年纪念日,故其反应异常强烈,认为该电报是对中国的莫大侮辱。7月15日,蒋再接罗斯福电报,语气粗暴,且威胁称:若中国不能努力作战,则两国此后将无继续合作之基础。蒋受此刺激,在日记中告诫自己:中国必须开始准备单独对日作战。此事折磨蒋介石极深。7月21日,蒋在日记中写道:“余今已突入陷阱之中,四面黑暗,遍体鳞伤。”8月23日,蒋又在日记中写道:“自本年七七以来,每闻罗有来电,无不疑惧战兢。以其非威胁即压迫之电,皆为余之耻辱临到之时也。”史迪威在缅甸丛林与中国将领商讨作战方案9月1日,蒋又在日记中写道:“(此事)为十年来所未有之耻辱。处境至此,悲惨已极。今日环境,全世界恶势力已联络一气,来逼迫我,污辱我,似乎地狱张了口,要等待吞吃我。每一个波浪无不是威胁我。这样摧残我的情景,诚是毫无理由。自思我往日,虽骄矜暴戾,然亦不致受此报应,而且问心实无愧怍之事。惟信此皆出于主的旨意,只有忍耐接受而已。”

编辑:
关键词:赌场管控法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