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16来源:粮食新闻网

那年和老公刚刚谈婚论嫁,他带我去几百里外的婆婆家,印象最深刻的,竟然是这样的一幕:很多人围着一个桌子,手捧一个大碗,对着碗口使劲地吹气,然后把头埋进热气腾腾的碗里,深吸一口,喝得酣畅淋漓,好似面对的是一碗佳酿,那神情,简直享受极了。桌子上,摆着一坛萝卜条,沾着红红的剁辣椒,咬一口,酸辣爽口,还有些油炸的小吃,都是自家做的,一堆人围着吃吃喝喝,说说笑笑,好不快乐。 那是我第一次喝那种茶,碗里放着绿豆、芝麻、花生米、生姜和茶叶,经滚烫的热水冲泡后,炒熟的各种食材泛着阵阵香气,白的芝麻、绿的绿豆、红的花生米相互映衬,格外好看。但它们都沉在碗底,要使劲地对着碗口吹气,芝麻、绿豆、花生米才会争先恐后地浮上来,这时赶紧用力吸上一口,那些豆豆便陆陆续续奔向嘴里了,细细嚼着,慢慢品着,满口生香。再吃几根辣萝卜,边喝茶边聊东家长西家短,那确实是一段幸福快乐的、家人团聚的好时光。 这个茶,也有会喝与不会喝的。会喝的人,会在反复一吹一吸之间,将碗里的绿豆、芝麻消灭得一粒不剩;不会喝的,只喝到茶水却喝不到花生芝麻,最后还得用筷子或勺子收拾残局。刚结婚时,我属于后者,跟他们一起喝茶,都会笑我这个外乡的媳妇,连喝茶都不会,也常常被老公当作笑料,说:“嫁给我了,得从喝茶学起。” 也许心里还是有些抗拒的,觉得他们这种喝茶的方法,很不文雅,有碍观瞻,不像我们家乡人,端一杯上好的清明茶,杯子是陶制的,精巧可爱,晒着太阳,慢慢品。他们用碗喝茶,似有些豪放之气,多半的人还大有“三碗不过瘾”的气势。大声地笑,大声地谈论,仿佛一切快乐,就在这喝茶之中了。我真的无法理解。 孩子出生后,心渐渐安定下来,闲暇时,也泡上一碗茶,试着将碗里的芝麻、花生吸上来。晚上忙完一天工作回家,婆婆就会捧出一摞碗,在碗里搁上花生、芝麻、绿豆、茶叶,续上开水,一人捧一只碗,边看电视,边聊天边慢慢喝。日子久了,也觉得他们这种喝茶的方式是极其可爱的,渐渐地习惯喝这种茶了,更让我渐渐地喝出了婚姻的真谛:嫁一个人,是嫁给他的家庭,嫁给他家人的习惯。既然选择了他,就要学着接纳他们,哪怕是自认为的“陋习”。现在的我,操着一口流利的土话,端一个大碗,不用一筷一勺,吹吸之间,也能出神入化般,将碗里的芝麻扫得一粒不剩了。 “松门松菊何年梦,且认他乡作故乡。”就那样爱上异乡爱上茶,且过且珍惜吧。

编辑:
关键词:淘宝赌球在哪